笑笑笑

间歇复健,混吃等死。

[封叶]你特喵的有病吧 [003]

“啧,你家还挺大的,就你一个人住?”叶修在门开的一瞬间挣脱了觉哥的手,从他怀里跳到了地上。
“是啊,不过现在是咱们俩住了。”封不觉关上门,看着地上的小黑猫支楞着一身绒毛,在他家客厅里闻来嗅去。

“你以为我愿意啊?”叶修在客厅里转悠了一圈后,在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下,闻言抖了抖尾巴尖,“要不是你那个莫名其妙的阵法,哥这会儿早回宿舍里打游戏去了。”
“怪我咯~”觉哥走到沙发前盘腿坐在地上,和此时的叶修保持平视,“那么明显的阵法你都能踩进去,还亏你是Q高前学生会主席呢。我看你们学校的扫地大妈都不会站到那种阵法里去吧?”
“废话,扫地大妈是扫帚精又不是猫妖。换你你能受得了面前有个小光点动来动去?”

觉哥闻言还真就低下头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唔…按理说猫科动物确实都受不了这个…那这么说来我这个专门针对你的陷阱设计得还真是成功呢~本来打算放一包妙鲜包或者猫喵包什么的,幸亏我穷。”
叶修听了这话后默默冷静了一会,抬爪糊了觉哥一熊脸:“这种红果果的阴谋就这么说出来了啊喂!丫儿穷还有理了?!妙鲜包就算了,猫喵包又是什么鬼?你怎么不直接搭个天舞台呢?!”
“好让你用炫光舞法来朵蜜我?”觉哥淡定的把脸上的猫爪扒拉下来,“醒醒吧小天女,我们混舞法才是最强的舞法。”
“……闭嘴吧你。”

可能大家看到这儿还是有些没看懂,没关系,我来解释一下。

在经历了上一次并不是很愉快的加好友事件后,叶修有大概半个月没有再去那家网吧,直到……

“前辈,入社申请。”学生会例行会议上,新任主席周泽楷把厚厚一摞入社申请交到了点完卯正打算开溜的叶修手里。

一边也打算脚底抹油的某黄姓文宣社社长见状乐不可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也有今天!看这厚度是网吧连座包场的节奏啊我的天!怎么样要不要顺带捎上我给你帮帮忙什么的?”
“好顺便和我pk?”叶修一脸阴沉的拿着申请表,“想得美。”话音刚落便顺着会议室窗口翻身而下(会议室在一楼),溜之大吉。

“……入社审核……”会议室里,周泽楷一脸懵逼的看着叶修渐行渐远的背影,半晌,又默默看向了一边正欲随叶修而去的黄少天。

成功get到信号的黄少天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极其自然且熟练的把已经踩在窗台上的左脚收了回来,转身走到会议室的电脑前,打开了Q高的校园网页。

【置顶】电竞社审核,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1L】【文宣社社长黄少天】号外号外!喜闻乐见的电竞社入社审核即将开始,小伙伴们赶快奔走相告吧!!今天下午一点整,Q高东侧三百米,荣耀网吧二楼C区,你们一看就不正经的脸T社长即将对你们这些可爱的小新人进行惨无人道的审核!!机会只有一次!!上吧英雄们!!!!!!!干掉那个叶不羞!!!!!!!!!!!!!!

当叶修打发走了最后一批新人,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伸了个懒腰正往宿舍回,却见网吧旁边的墙上有一个闪亮亮的会动的小光点。

养过猫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最简单的逗猫方法就是准备一根激光笔。
而在这一点上,哪怕是化成人形的猫妖,似乎也无力抵抗呢……

基于以上理论,叶修在理智和本能之间果断选择了后者。

于是他化成了原形。
于是他追了过去。
于是……他被关进了网吧旁边小巷子中一个莫名其妙的阵法里。

看着从围墙上跳下来的封不觉,叶修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哟~好巧啊少年~”觉哥笑着走向被关在阵法里的叶修。这次他笑的像个老鸨,说话语调也学了个十成。
“…………是啊,好巧啊。”叶修虚着眼捧读道。

却见封不觉一边用贝爷看着某种切掉头就可以吃且蛋白质含量是牛肉的五倍的生物的眼神盯着叶修,一边围着阵法绕圈,还一边发出“嚯嚯,嚯嚯,嚯嚯嚯嚯”的…如果能称之为歌声的话…的歌声。

“你…今天吃药了么…”当觉哥的歌声单曲循环到第三遍时,叶修决定主动说点什么,以结束这无休止的,对他尚未成年的双耳造成巨大伤害的僵持。“为什么要用所罗门王的法阵……”
“你想知…小城里~…等一下我关一下录音机…好了重来…咳咳,你想知道吗?你真的想知道吗?你诚心诚意的想知道吗?很好,本大爷已经从你那双充满着自卑和无知的眼睛里得到了答案。那么,既然你寡廉鲜耻的问了 ,我就义薄云天的回答你一下。此乃本大文豪遍观其籍呕心沥血用时两天所改良的疯罗门王捉妖阵·零式!怎么样?!是不是对本大爷的才华佩服的五体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说你抓我的目的是什么?上交国家?”相比于封不觉极其魔性且洗脑的三段式大笑,叶修还是精准的抓住了重点。
“目的嘛…嘿嘿嘿…” 封不觉把自己那张笑得极其淫荡的大脸凑到叶修面前,“你猜?”

叶修默默抬起头,看了看觉哥的胯骨之下大腿之上,又默默换成了一种对于猫来说非常端庄的坐姿(后腿挡住裆,前腿挡住后腿,尾巴挡住前腿…):“……不好意思,我晕针。”

…两个小时后…

“……所以说丫儿搞毛啊?”叶修虚着眼,看着面前面色潮红,娇喘连连的觉哥。
“嘿…嘿嘿…为了…哈啊…为了让你屈服啊~”觉哥一边喘着一边答道。

“……你为什么觉得在我周围插了将近一万根针就能让我屈服。”叶修瘫着脸,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表达自己此刻奔腾而麻木的内心。

“诶?你不是晕针吗?”
“……那是一种比喻……”

“唔…好吧~”觉哥喘够了,便又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阵法中的叶修,“可是你没发现这是一个全新的威力更强的阵法嘛?本大文豪叫它真疯罗门王捉妖阵·壹式!厉不厉害?!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它的作用比之前那一个更牛[哔——]!让我来告诉你吧,它…”

“它能让我变不回人形。”叶修一脸冷漠的打断了他接下来的鬼知道会讲多长时间的演讲,“而且我还发现现在已经快八点了,宿舍七点半关门,也就是说哥现在已经是一只可怜的无家可归的流浪猫了。”

“…于是?”
“哥看你五行缺猫,怎么样?考虑一下养只猫?”

评论(1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