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笑

间歇复健,混吃等死。

[封叶]你特喵的有病吧 [002]

写到崩溃

——————————————

“挣扎是没有用哒,少年!”封不觉单手摸着下巴,用老鸨打量小姑娘的眼神看着叶修。

“……丫又不是沼跃鱼……”叶修瘫着脸顺嘴吐槽道,“少年你丫脑洞太大了吧喂,建国之后就不许成精了好么……”
“所以我说了你是猫妖啊。”觉哥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背上。“而且据我所知,实际上建国之后还是有很多东西成了精的。所以怎么样,要和我签订契约吗?”
“呵呵。”

叶修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无视他,转过头继续打游戏,却见通知栏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多出了十几条好友申请,分别来自【疯不觉】【大文豪疯不觉】【艺术家疯不觉】【疯不觉】等一系列以【疯不觉】为蓝本衍生而来的智障id。
扭过头看向一脸“你来打我呀~笨蛋!”的表情的觉哥…背后的电脑屏幕下方的一排游戏窗口,于是第二声“呵呵”就显得尤为无力了。

“少年,看你骨骼清奇手法犀利,怎么样,22队友来一发?”
“……没兴趣。”开玩笑,哥大你好几十岁丫在哥面前自称老夫?
“诶呀~你没兴趣没关系,我有兴趣就可以啊~毕竟兴趣这东西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嘛~”
“……拒绝。”
“噫!虽然你残忍的拒绝行为让我心痛了那么一秒,但善良的我还是决定给你详细讲讲我认出你本体的过程。”
“…闭…”
“诶,别不好意思嘛~”觉哥完全没有给叶修拒绝的机会,接着说道:“其实呢,要识破你的本体只需要四个步骤。一,高手的直觉。凭借本大爷多年与你们妖类打交道的经验,我一打眼儿就知道你绝对不是人。二,不知道你自己有没有注意到不过我注意到了,由于这家网吧光线比较暗,你的瞳孔已经在电脑屏幕的光亮中缩成了一条缝。这一点让我确认了你就是妖。基于以上两点没办法准确的辨认出你的本体,于是让我们来看看第三点。刚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你坐在椅子靠前的地方,椅子的后三分之二完全是空着的。如果你是因为身高问题那倒也正常,但据我目测,你的身高应该和我差不多, 在177-180之间,于是我判断,你应该是个有尾巴的。当然,竖瞳,有尾巴的动物也有不少,就比如猫啊,蛇啊,蜥蜴啊,龙啊什么的。但问题在于第四点,你嘴里叼着的那根烟,如果我没闻错的话,是金枪鱼味的吧?”

“……鱼你妹啊!”叶修忍不住爆了句(至少在他看来是的)粗口,“你他喵的侦探小说看多了吧?中二病何弃疗?药不能停!”
“嘿嘿嘿…别激动啊小兄弟。”觉哥猥琐的笑了笑,“得亏了这家网吧这个点儿除了咱哥儿俩没别人…嘿嘿嘿…其实我刚才那都是吓唬你玩儿的,大爷我只是有超能力而已~放心~想要我不声张的话,加个好友帮忙打副本刷个经验先~”

“……你谁啊,我跟你很熟吗?”叶修虚着眼回问道。
一听这话,觉哥顿时来了精神:“我是谁?嘿嘿嘿…少年哟,既然你诚心诚意问了,本大爷就勉为其难的回答你一下。听好了: 有道是~”接着,封不觉就摆出说书先生的派头,朗声言道,“舌上鼓风雷,胸中换星斗。慷慨成素霓,啸吒起清风……
以下省略二百五十字的……由诗词歌赋、民间俗语及封不觉自创的内容所组成的贯口……
……笑望沧溟千军破,策定乾坤算因果,无觉无惧轻生死,非鬼非神似疯魔。”
终于,封不觉以诗号结束了这段冗长的、极度自恋的、透露着无耻气息和巨大恶意的自我介绍。
“以上…说的就是我封不觉了。”

一边,叶修早在他开口的那一瞬间便戴好了耳机,成功逃过了一劫。
也就是说,上面那一大段疑似从某小说网上复制粘贴出来凑字数的自我介绍,他一句也没听清。

[少年,你这个态度让我非常的愤怒。]
另一边,觉哥发现叶修根本没在听他说话,便也放弃了口头上的逻辑强暴,转而到游戏中去精神污染。

[……好了我知道了,封不觉是吧。]在接到了来自觉哥大号小号累计四五十条关于如何做一个优秀倾听者的深刻教育后,烦不胜黄烦烦的叶修认命似的回了这么一句。

而正是这一句flag一样的和回答,奠定了叶修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的悲惨妖生。
这些让我们容后再表。

时间回到当前。

[诶~这才对嘛~]觉哥满意的笑了笑,[小伙子该你了,来吧,说出你的故事~]
[呵呵…你猜。]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