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笑

间歇复健,混吃等死。

[楼诚]圣诞节

#依旧不干正经事系列#

圣诞快乐!!!

----------

我是明台,一枚来自北平地下组织的闪亮亮的boy。今年圣诞节,我的本意是留在北平陪锦云的,然而……

“交接工作由明台负责。”

大哥这头一发话,得,我还得癫癫儿的跑回上海来。
也行吧,顺便过个圣诞。

下了飞机,来接我的是阿诚哥,这我一点都不意外。毕竟我大哥他懒……咳咳咳哦不,他忙。

一路上,阿诚哥开开心心的逮着我问长问短,左不过是“辛不辛苦”“和锦云怎么样”“有没有添个一男半女”什么的。那架势,俨然一副大姐的模样,真可怕。他都经历了点什么?

上海的圣诞节不比北平,霓虹灯圣诞树随处可见。说来北平可要比这冷清多了,毕竟人家不兴过这些个洋节。
倒是春节要比上海热闹不少。

到家已经快十一点了,大哥没在家。吃饭的时候我问阿诚哥他去哪了,阿诚哥说他有聚会。
切,平安夜还出去浪,礼物都不给我提前备下。他这样子放从前绝对是要被大姐请家法的。

石英钟敲了十二下,阿诚哥催我早点休息,我拗不过他便回了房间。他自己却还在等大哥,说是还有工作。
真辛苦啊。这么想着,我便也睡了过去。

圣诞节一大早,我下楼吃饭。大哥一脸人模狗样的坐在餐桌边看报纸,然而阿诚哥却始终不见踪影。听大哥解释说阿诚哥昨晚工作的太晚,今天便多睡会。
说这话的时候,大哥的表情有一丝丝闪躲。

啧,难不成他们又背着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贪赃枉法?杀人越货?倒卖军火?寻花问柳?勾搭舞女?包养小白脸?
细思级恐。

阿诚哥这一个懒觉直接睡到中午,醒了之后一直到晚上都没给过我大哥一分好脸色。反观我大哥这边倒是又煮粥又泡茶,殷勤的不行,狗腿的一比。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终于,到了放烟花这个惊险刺激激动人心的时刻。然而……
这两个混账!败类!王八蛋!阴险狡诈猥琐龌龊狼狈为奸勾肩搭背……
总之全程只有我一个人!一个人!在放烟花!
从头到尾!一只手都没有伸帮忙出来过!一只手都没有!!
……哦不对,他们伸了。一左一右,一人一只。
然后,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拉在了一起……在了一起……在一起……一起……

WTF???!!!!!!!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我仿佛明白了什么。
怪不得,阿诚哥一提到我大哥就笑得那么温柔。
怪不得,一向早起的阿诚哥居然睡到这么晚。
怪不得,从来不照顾人的大哥伺候阿诚哥伺候的这么勤快。
还非奸即盗,丫这分明是监守自盗!!!!!!

看着大哥那仿佛秋风中盛开的菊花般老奸巨滑的笑脸,看着他们俩身上一深一浅情侣配色的风衣,看着他们俩依旧拉在一起的手,再看看我手里的烟花棒……
不行了,看不下去了,老子这就回去收拾行李住!酒!店!

啊,今天的烟花,好生刺眼啊……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烟花伤眼睛,我不知道我家大哥和阿诚哥更伤眼睛。

不行了,瞎了瞎了长针眼了。
锦云,我想你了锦云,你为什么没跟我一起来啊锦云。
大姐,我受不了了,我要回北平了。
好气哦,不想保持围笑了呢:)

我是明台,明家最后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笔直笔直的boy。
下一次,下一次回上海,一定,一定要给大哥他们带一点北平特产的大枣,花生,桂圆和瓜子……
还要多备几副墨镜!
哦对了,还要把锦云也一并带着。嗯。






----------

大哥内心os.呵 小样 让你丫上辈子跟老子抢景琰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