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笑

间歇复健,混吃等死。

[韩叶] 狐言

日常摸鱼不务正业系列

——————————————

又是一年除夕,韩文清做好了鱼干,晾在房前的竹竿上。
本想习惯性的拿几个丢在门口的小碗里,却忽然想起,那家伙,多半早把自己忘了吧。

除夕前夜,韩文清听着隔壁院子里孩童们的玩闹声,面上不露声色,心里却不免生出几分羡慕。
自打决心为官从政,自己便一心读书备考。自己搬出了韩家祖宅,昔日身边的“好友”们,也因自己的刻意为之而日渐疏离。

这也不能全怪他。
韩家世代经商,他韩文清作为这文字辈的嫡长子,理应子承父业,接手父辈手中的盘口。奈何他有颗系天下万民的仁心,打小便向往大理寺那肃穆的大门。气的韩老爷子直吹胡子瞪眼睛,却又拿他这个油盐不进的长子没辙。
在韩老爷子砸断了六七根拐杖后,韩文清终于得偿所愿的能够“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了。
虽然自己一个人,终究是孤单了点。

是夜,韩文清正准备休息,却听见院子里传来一阵奇异的响动。似是有什么在抓挠竹竿,他也不甚在意。
第二天一早,韩文清刚一出门,便看见院子里晾鱼干用的竹竿上多了几道抓痕。而竹竿上挂的鱼干也少了一条。
可能是哪家猫儿罢。韩文清想。

一连几天夜里,那神秘猫儿都会来造访,却不多不少的,每次只带走一条鱼。终于,某天夜里,早已按耐不住内心好奇的韩文清借着月光,隐隐看见了院子里一抹火红的身影。那毛绒绒的大尾巴不像是猫儿所有,倒像是……狐狸。
就在韩文清看见它的时候,那狐狸若有所感的回过头,正对上韩文清的双眼。

一人一狐对视了片刻。
令韩文清惊讶的是,那红狐非但没有逃跑,反倒继续着之前的动作,从容镇定的跳起来叼了鱼干,大摇大摆的走出院子。
末了还回过头,冲着韩文清晃了晃尾巴。黑珍珠似的双眼眯了眯,似乎是在嘲笑韩文清。
韩文清被那红狐如此不要脸的行为震惊了,以至于白天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被那狐狸嘲讽了?

打那之后,韩文清也来了兴致,每天换着地方的藏鱼干。
那狐狸也不恼,每天拖着那条火红的大尾巴悠哉悠哉的找鱼干。找到之后还会顺便把其他鱼干藏到院子里的其他地方。
心脏程度堪比它那墨色的尾巴尖。

一来二去之间,一人一狐也混熟了。韩文清在门口专门放了只装鱼干的小碗,那红狐也偶尔会让韩文清摸摸它那耀眼的皮毛。

春去秋来,又是一个杏花开放的时节。
韩文清坐在小院里,轻抚着趴在自己膝头晒太阳的红狐。半响,开口道:“我要走了。”

膝头的红狐动了动耳朵,似是在告诉他自己在听。
伸手揉了揉红狐的头,韩文清继续说道:“也不晓得你听不听得懂,但是我真的要走了。半个月后的会试,我是非去不可的。”
红狐闻言,回过头看了他一眼。黑亮的眸子里竟有几分人性化的不舍。

韩文清被这双眸子看得一怔:“家中长辈曾说狐狸是通人性的。我原先还不信,现今倒是信了几分。”
听了这话,红狐的双眼眯了眯,转过头,一尾巴糊在韩文清脸上。

红狐的尾巴糊在脸上,没有寻常狐狸身上令人不悦的气味,倒是满满的阳光的味道,干净,温暖。
借机摸了两把,在红狐不满地咬他之前,韩文清及时收手,正色道:“没和你开玩笑。我走了之后,你……小心点,别被人捉了去剥成狐皮筒子。”
怀中的红狐短促地叫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第二天一早韩文清便走了,只是走之前,给那红狐留了个包裹,毫无意外的,全都是晒好的鱼干。

寒来暑往,转眼又是三载,大理寺卿任期已满告老还乡。
传言新任大理寺卿乃铁面判官。刚一上任,先是着手查办了几庄上任寺卿未结的案子,又以雷霆手段清洗了大理寺中的结党营私之辈。

“总而言之,是位能止小儿夜啼的大人。”
百姓们如此总结道。

然而,这位百姓口中的铁面判官,此时此刻,正在院子里……晒鱼干……

是的,这位高高在上且外形一点都不亲民的从三品寺卿大人,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特长——做鱼干。

夜半,韩文清被院中一阵响动惊醒。
将门推开一道缝隙,韩文清眯着眼向外看去,却见一抹红色的身影正在他晾鱼干的竹竿下忙着...把鱼干放进手中的口袋里。

这似曾相识的一幕让韩文清的脸色黑了几分。
刚想出门制住那个胆大到敢到大理寺偷东西的小贼,却见那小贼忽的看了看门外,继而飞快地闪到了墙边,几个飞身便没了踪影。
半晌,院门外传来了守卫夜巡的脚步声。

第二天一大早,韩文清经过早已空无一物的竹竿,径直走到昨晚小贼逃跑的那堵墙边。并未如想象般找到那小贼的脚印,却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找到找到了几个小巧的动物掌印,看那大小和形状,竟有点像……狐狸?

一个月后,皇榜出炉。新科状元被皇帝分配到了大理寺,接替上一位因公职的少卿,成为韩文清新的副手。

虽然那夜只瞧见了那小贼的背影,但韩文清还是一眼就认出站在自己面前等待安排的新任少卿就是那红衣小贼。
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新任副手,韩文清正欲开口,却被抢了先:“韩大人,初次见面,在下叶修。”
韩文清闻言,看着面前笑得一脸纯良的副手,脑中无端地闪过一个奇异的念头:笑得像那红狐一样。

有了能干的新任副手,韩文清查案的效率大大提高。终于得以在除夕之前完成了手头所有工作。
当然,这期间韩文清的鱼干又少了好多……

叶修最近非常焦虑,他觉得自己的身份快要兜不住了。

叶修是只狐妖,这事只有他自己知道,至少到目前是这样。
作为一只活了几百年的狐妖,叶修他有一个不为其他妖所知的爱好——喜欢吃鱼干。

于是,在某天夜里出去散步的时候,闻到了一股之前从未闻到过的,鱼干的香气。顺着香气找过去,也就顺带找出了和韩文清的一段孽缘。

当叶修听说韩文清要进京赶考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内心崩溃的叶修在吃完韩文清留下的最后一条鱼干后,做出了决定——化成人形进京赶考。

之后便是顺理成章地进驻大理寺,吃到了久违的小鱼干。
但是最近,他发现韩文清看他的眼神不大对。多了几分探究和怀疑。
叶修深知不妙。他觉得自己要被发现了。

韩文清觉得叶修非常的可疑。无论是他办案时习惯性的嘲讽脸,还是他那狐狸一样的笑容,抑或是身上那阳光般温暖的气息……和自己无故失踪的小鱼干……
这让韩文清不得不把他和几年前的那红狐联系在一起。

于是,除夕前日,韩文清找了个借口,差叶修出去采买,自己则潜进了叶修的屋子。
果不其然,在衣柜的角落——那个昔日韩文清藏鱼干的地方——发现了被叶修藏起来的半包鱼干。

叶修一大早就觉得右眼皮一抽一抽的。
待采买归来,便看见韩文清黑着脸坐在自己院子里,面前的石桌上,放着自己藏起来的鱼干。
完了,掉马了。叶修心想。

“解释。”
见人回来,韩文清干巴巴地甩出一句。
“……韩大人……好久不见。”
听了这没头没脑的话,韩文清心里了然,在抬头的一瞬间却还是愣住了。

面前,叶修头顶那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双狐耳一抽一抽的,暴露了他的紧张,耳后那火红的大尾巴也不安地左右摆动,竟有点……可爱?

心中暗骂一声,韩文清却还是耐着性子听完了叶修的解释。

有些好笑地冲那人,哦不,冲那狐妖招了招手,叶修也不含糊,当即化了原形跃上韩文清膝头,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心满意足地咬着刚才顺嘴从桌子上叼的鱼干。

“就不怕被当成妖物抓起来?”韩文清揉了揉叶修头顶的毛。
“不怕。”叶修不以为意地眯了眯眼,“反正又关不住我。”
“之后呢?”
“之后?”叶修愣了愣,“当然是……”
“是什么?”
仰起头看着韩文清,一双狐眸亮如星辰:“寻着鱼香,再来自投罗网一次。”

评论(19)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