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笑

间歇复健,混吃等死。

[周叶周]那些花儿

周泽楷第一次注意到叶修,是在J大开学时的新生宣讲。当时的叶修作为物理组的组长,同时也是物理组最年轻的副教授,在台上对包括周泽楷在内的一众新生们进行了“深刻”的思想教育……或者说是群嘲。
具体内容周泽楷早已记不清楚,他只记得那个年轻的副教穿着一身看起来就很贵的西装,单手插兜,三言两语间便把新生们引以为傲的高考成绩贬的一文不值。

“这人真的是个副教吗?”周泽楷心想。

第二次见面,是在他大一下半学期的第一节物理课上。
对于土木系的学生们来说,物理是必修课。但很不幸的,他们在讲台上见到了那个半年前在新生宣讲上极度讨打的副教。
那一天,同学们又一次回想起了,一度被这人的群嘲所支配的愤怒。

彼时的周泽楷虽不善言辞,但因上半学期全优的成绩而被同学们推选为班长。
而作为土木三班的班长,周泽楷自然而然的担任起了这个被同学们实力嫌弃的物理老师的助教。

对于叶修,周泽楷最初和其他同学一样,并不是十分看好。就算此人只比大家大了十来岁却已经被评了副教,但架不住有一张嘲讽脸和满嘴的垃圾话。
虽然不得不承认,叶修虽为人极其嘲讽欠揍,但是讲课讲得着实是好,认真细致却不会显得啰嗦。两节课九十分钟,本该枯燥乏味的物理几乎被这人讲出了花,下课铃响的时候大家都有些难以相信九十分钟居然过的这么快。
甚至不光是物理,这人还可以讲高数和化学。上到线代概率微积分,下到有机无机熵焓变,就没有这人不会的。
可以说是学神本神了。

于是渐渐的,大家也就都不再记恨这位脸T的叶老师。
当然,还是经常会被他的垃圾话嘲讽一脸这种事不提也罢。
毕竟怪丢人的。

关于自己是什么时候又是如何会喜欢上这位比自己大了将近一轮的副教,周泽楷也不是很清楚。或许是第一次听他讲课时看到他用粉笔在黑板上画下那条规整完美的抛物线的时候,或许是第一次在图书馆看到他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看书的时候,或许是第一次看到他躺在阳光正好的草坪上午睡的时候,也或许是他笑着叫自己“小周”的时候……
总之,不知不觉间,那位姓叶名修的副教的身影,已然深深刻印在了周泽楷的心头。

少年的心性总是不定的,但周泽楷显然不属于这个行列。
恰恰相反,自周泽楷意识到自己喜欢上叶修的那天起,他遍从未想过放弃这段名不正言不顺甚至于见不得光的感情。
他心里很清楚,自己是没可能的,但却没法控制住自己不去看不去想……哪怕只是想到那人课前懒洋洋的靠着讲桌笑着喊他点名时的样子都能让他兴奋一整天。

由于兴奋时整个人都冒着粉红泡泡样子太过于明显,大家都疯传土木三班系草周泽楷恋爱了。
一时间广大迷弟迷妹们纷纷表示男神恋爱了对象不是我。
更有甚者已经在校园论坛开帖无数来猜测是哪朵绝色桃花开在了土木系草的心头。


关于这些,叶修都不甚了解。他只知道,土木三班他的助教,那个叫周泽楷的学生是个好苗子。聪明,勤奋,肯吃苦…他的身上几乎有作为一个高颜值优质学霸的全部特质。
出于一位教育工作者的爱材之心,叶修便理所当然的开始关注周泽楷。
当然,是作为一位老师,对于自己学生的那种关注。


周泽楷最后一次见到叶修,是在大二开学的迎新晚会上。那时的叶修作为物理组最年轻的副教,同时也是即将调去Q大交流学习的教员,在台上用一段钢琴曲和一首吉他弹唱俘获了无数少男少女的芳心。

钢琴曲是《野蜂飞舞》,周泽楷记得很清楚。坐在钢琴凳上的叶修和他刚入学时的新生宣讲一样,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高订西装,优雅而耀眼。
而弹吉他时,他的打扮则随意得多了。简简单单的白衬衫牛仔裤加板鞋,和着《那些花儿》的旋律,像一个平易近人的学长。好看的手指轻轻拨动琴弦,就那么把自己弹进了周泽楷的心里。

后来,一直到毕业,保研,留校任教,周泽楷再也没见过叶修。哪怕S市和B市之间只隔着一张机票的距离,但这一张机票却犹如一道天堑,分隔了时光,也分隔了原本就在两个世界的两个人。
当初的那种心情,那份悸动似乎早已消散在时间的流逝中。只是偶尔,周泽楷站在讲台时上会有些恍惚。那个人现在在哪里,又在做些什么?是不是和以前一样,依旧坚守着这三尺讲台?

这些问题大概永远不会有答案,但周泽楷很庆幸,他曾经在那个人的生命中出现过。
也很庆幸,那个人曾经出现过,在自己的生命中。


——————————————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点啥…很迷…

评论(6)

热度(21)